吳斌珍 1977年生,清華大學經管學院經濟系副教授、清華大學財政稅收研究及清華大學經濟社會數據中心研究員。2006年,畢業於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,經濟學博士,研究領域包括公共經濟學、發展經濟學、應用微觀經濟學。
  2012年,吳斌珍與清華大學經管學院史帶經濟學講席教授李宏彬合著論文《Income inequality,consumption,and social-status seeking》獲第四屆麥肯錫中國經濟學獎。受訪者供圖
  ■ 核心觀點
  在經濟下滑時,通過提高社會保障來增加消費,基本是不可能的。刺激消費不是一個單一的工程,是一個系統工程。
  對大中城市而言,房價上漲會抑制消費,並不代表下行會刺激消費,房價下行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信貸控制,首付高了,人們付不起,需要存更多的錢了。
  房價下行不是很好的事情,很可能會抑制消費。所以讓房價下降不如讓房價穩定,讓大家不要有房價上漲的預期。
  用提高社保增加消費很難
  改善養老保險可以提高消費,但是如果這個改善是以提高當前的繳費率為代價,消費反而會被抑制。
  新京報:政府出台一系列鼓勵消費的政策後,居民的消費潛能還遠未被激活,為什麼?
  吳斌珍:對於這個問題,目前還沒有定論。但大家認可的原因有整個社會保障體系不完善,醫療、退休都是大問題,會讓人感覺到將來的不確定性因素很多。不確定因素還包括宏觀經濟的不確定,這些不確定性導致大家不敢放開消費,需要把錢存著以防萬一。
  我們的研究發現還有另外一種解釋,中國日益擴大的收入差距會刺激居民更多地儲蓄。現在社會分層比較厲害,很多人希望更上一層樓,獲得更高的社會地位,所以父母拼命給孩子的教育投資,還想給孩子買個好房子,這些都需要事先儲蓄。
  新京報:政策在其中所起到的作用是什麼?
  吳斌珍:如果問政府政策有沒有起到作用,那就得問,你的社會保障體系變好了嗎?好像是有改變,我們有了新型農村合作社,有了居民醫保,養老保險也在推廣,數據上看農村在2005年以後儲蓄是下降的,但是並沒有看到急劇下降,因為不穩定的因素還是很多。
  新京報:就是說政策起到一定作用,但是力度不夠大?
  吳斌珍:對,這個力度很難衡量。我們也做過一些研究,比如引入新農合,消費增加了5.6%,其實是蠻大的,但現實中有很多別的因素摻進來。比如醫療變得更貴了,有了新農合,醫療機器變得更好了,原來每次去花10塊錢,現在每次去要花20塊錢。補貼有了,但是自己花的也沒變少。
  當然,也不能說福利沒有變好,因為他看了更好的醫生,用了更好的儀器,但總體上,很多因素會把這5.6個百分點抵消掉。
  再比如,改善養老保險可以提高消費,但是如果這個改善是以提高當前的繳費率為代價,消費反而會被抑制。
  所以,刺激消費不是一個單一的工程,而是一個系統工程,政府也非常為難,各個部門之間很難協調。
  新京報:現在GDP增長有下行壓力,處理這個問題是不是更加困難?
  吳斌珍:對,經濟下滑時,大家更不敢消費,因為擔心明年更糟糕。而且企業也出現很多狀況,這時候政府要讓社會保障變得更好,讓企業或個人多交錢,也不現實。實際上,我們的研究發現,提高社保繳費率會抑制消費。所以,在這個時候,想通過提高社會保障來增加消費,基本是不可能了。
  政府可以有一些別的刺激方式,包括宏觀上的財政刺激,當然財政刺激也會有負面效果,會擠出個人投資,但是短期來看,財政刺激,比如基礎建設,還是能拉動一些需求。
  房價下跌也會抑制消費
  本來值100萬的房子只值50萬了,這很可能會抑制消費。所以讓房價下降不如讓房價穩定。
  新京報:你曾做過房價和居民消費關係的研究,目前房價對消費的影響怎樣?
  吳斌珍:中國居民房屋擁有率是80%以上,這個是很高的。我們曾寫過一篇文章,拿12個大中城市做樣本,平均來說,房價是抑制消費的。但是,後來又寫了一篇文章,拿了90多個城市做樣本,發現平均下來,房價對消費的抑制效果不明顯。
  新京報:目前房價出現下行趨勢,如果房價降下來會對消費有促進作用嗎?
  吳斌珍:如果拿90多個城市樣本看,效果不明顯。對大中城市而言,房價上漲會抑制消費,並不代表下行會刺激消費,現在房價下行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信貸控制,首付高了,人們更付不起,需要存更多的錢。所以,下行以後,也不一定能刺激消費。
  新京報:什麼樣的房價漲跌程度能與消費形成互補關係?
  吳斌珍:國外的研究顯示,房價和消費往往是正相關,其中兩個重要原因是財富效應和抵押貸款效應。房價高了,有房的人財富增值了,會刺激消費;房子值錢了,可以拿到更多的抵押貸款用於消費。這兩個效應在中國都不明顯。中國的投資渠道太過缺乏,加上大家一直有升值預期(高於其他投資渠道的回報的預期),因此我們觀察到的是有房的人不是增加消費,而是繼續為第二套第三套房的投資進行儲蓄。第二個渠道由於中國資本市場的不完善,很難有顯著的影響。
  我們針對大城市的研究發現房價的快速上漲會抑制消費。因此有必要遏制房價的快速上漲,改變人們的升值預期。原來是所有人都認為房價會上漲,於是省吃儉用把餘下的錢投入到房子里去,這是最壞的情況。為什麼有泡沫,就是大家把它變成一種投資品,不停地標價,如果房子是一種跟CPI一樣平穩增長的東西,那它就變成了消費品,這是比較健康的狀態。
  新京報:房價下行導致的資產貶值會抑制消費?
  (下轉B09版)  (原標題:吳斌珍:降房價不如穩房價(1))
創作者介紹

1001

lt47lttt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